您的位置 1588财经网 > 股票 > 通信电子行业多方措施应对外部不确定因素,业内人士称产业难转移

通信电子行业多方措施应对外部不确定因素,业内人士称产业难转移

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成为市场对通信电子行业最大的关切之一,处于“风口浪尖”的相关上市公司一年多以来的真实情况到底如何?

与其坐而论道不如实地了解,带着对行业的关心,第一财经记者近期参与了深交所2019年“走进上市公司”活动,与企业的业务负责人们零距离对话,了解这个行业如何借力资本市场市场发展,直面市场最关心的话题。

第一财经记者在此次调研走访中发现,通信电子行业的上市公司受到外部因素影响的面并不如外界猜测的那么大,不少企业上游原材料实现国产化,下游出口至美国本土市场部分有限、加征关税影响较小,受影响的企业则采取了调整售价、与客户分担关税影响、中低端产业链转移、拓展非美国地区客户等多种措施,积极应对减缓实质性影响。

影响有限

通信电子行业在近一年来面对史无前例的不确定性。不过外界猜测纷纭的时候,业内人士已经开始积极消减负面影响,专注自身业务发展。

一方面,通信电子行业受到的外部冲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另一方面加征关税的影响甚至会传导回下游的美国客户。

2018年鹏鼎控股(002938.SZ)的母公司臻鼎科技将印制电路板(PCB)业务拆分并在A股上市后,根据Prismark统计,2017年公司已成为全球第一大PCB生产企业,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258.55亿元,继续保持全球第一,全球市场占有率为6.26%。

鹏鼎控股董秘周红介绍,此前的两轮加征关税尚未涉及鹏鼎的产品,如“3000亿美元清单”落地则实质性受影响的只有销往美国本土的部分,对公司的直接影响有限。

深南电路(002916.SZ)同样也是印制电路板厂商,专注于通信设备领域的技术研发,主要产品是高多层PCB、高端高密封装基板及电子装联。据Prismark统计,深南电路2018年营业收入为11.45亿美元,全球市场占有率为1.83%。

深南电路董事长杨之诚表示,公司直接销往美国本土的产品占比很小,当前阶段贸易摩擦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少部分销往美国的产品加征关税,这部分成本目前主要由下游客户承担,对公司影响有限。

深天马A(000050.SZ)是一家在全球范围内提供显示解决方案和快速服务支持的创新型科技企业,主要经营显示器及显示模块。2018年年报显示,去年公司总营收为289亿元,国外业务为73.4亿元,占营收的四分之一。与2013-2015年国外业务占比超过50%相比,近年来国内业务占比增长速度加快。

深天马A执行副总裁朱燕林表示,美国加征关税只对在美国境内交付的产品有效,影响主要是集中在车载、工业和创新企业客户,由于公司产品直接进入到美国境内的比例很低,并且公司与客户建立了长期深厚的战略合作关系,并且部分产品在全球范围内短时间内难以替代,公司经与客户商量加征的关税部分将由下游客户承担,反而是美国客户“受伤”。

产业大规模转移并未发生

除了贸易摩擦带来的直接影响,市场也对通信电子行业相关产业链是否转移出海的间接影响有所关注。

7月23日,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受一些因素影响,部分外商投资企业、制造业企业包括国内加工密集型产业出现到周边国家寻求投资发展机会的现象。制造业外迁目前规模不大,是企业正常经营行为,也符合产业发展客观规律。资本向低成本地区流动是客观规律,产业梯度转移也是一国工业发展正常现象。

“中国拥有庞大的国内市场、完整的产业体系以及高效的基础设施和新技术应用等优势,仍然是目前世界上最有魅力的投资热土之一。”辛国斌说,2018年,在全球外国直接投资同比大幅下降的背景下,中国制造业实际使用外资金额同比增长23%。今年上半年,高技术制造业利用外资同比增长13.4%,信息服务业同比增长68.1%。

海通证券姜超团队认为,当前从宏观层面来看,我国大规模对外产业转移并未发生。从投资端来说,2018年我国制造业外商直接投资同比由负转正,而制造业对外直接投资同比下降1.6%。投资内引而非外流,意味着我国产业不存在大规模净流出的趋势。从生产端来说,近两年工业生产仍保持较强韧性,尚未有因产业转移而致生产明显收缩的现象。

“据我们估算,目前美国对我国加征关税措施,对出口及相关产业链理论影响不足经济总量的0.8%,即便考虑到关税加码,影响也较为有限。从实际出口情况来看,我国部分对美出口转移到了非美地区,因此实际影响更小。事实上,美国从我国进口的下滑,并不能够从世界其他国家得到很好地替代,这也进一步证实了我国向其他地区大规模产业转移的情况并未发生。”姜超分析称。

具体到通信电子行业,在业内人士看来,行业对技术、人才、生产条件、基础设施等各方面要求都不低,转移去东南亚等国家短期内不现实,转移回美国等发达国家也面临人力成本高、招工难、供应链跟不上等一系列问题,从各方面来看通信电子行业最好的土壤还是在中国大陆。

周红表示,以PCB为例,这一产品对基础设施供应稳定、员工素质及产业的配套要求比较高,如果要搬出去尽管可能劳动力成本会便宜,但很多隐性成本要算上去,在深圳,打雷闪电、电压不稳都可能会让产品的良率受到影响,更不用说供水供电还存在问题的一些东南亚国家,“目前来看,就中国大陆在基础设施这一块是全球范围内做得最好的。”

调研过程中也有企业负责人表示,对一个企业来说,增量转移比较可行,如果是存量转移,需要3-5年的时间两边运转,产生两倍的成本,对一个企业来说是非常危险的。

发表评论